【比特币交易】比特币交易所‘大战’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2018年的5月,初夏之际,春天的脚步刚刚走过,依稀还能看到它的背影。仅仅一个月之后,天气就变成了炎热,人们开始大汗淋漓。不知道张健是否就在当时已经预感到自己的那炳无形的刀会在火热的夏日里掀起一场交易所大战的风波。这个当初在火币门下任职CTO的“悍将”挑战了整个交易所江湖,从他开始做出反叛并离开火币的那一天开始。刀锋在烈日下闪耀着桀骜不驯的光,张健在火热的风口浪尖上面对着四处的强敌而不示弱。他一直握着他的那把刀——无形的刀——FCoin,他挥刀,狂呼,冲杀,他一跃成为江湖中新的“老大”。面对众多的诘难和质疑,他毫不妥协,他与昔日的兄弟和东家对阵台前,他似乎要决心奋战到底,就像武侠里的某个刀客一样,即使死也不能在任何人面前示弱!他的唾沫四处飞扬,随着那炳明晃晃的刀,他的口舌之辩似乎比他的刀光更夺目。他有备而来。他很清楚,他既然已经背叛了整个江湖,他就将这种背叛进行到底。更何况,他革命了交易所,尽管谁都知道他的“革命方法”并不新鲜,也谈不上什么创新。但他就是一举击中了江湖,让江湖为此惊诧。他自得的并不仅是如此。他还能回忆起当初锻造FCoin这把刀的时候有众多“高手”加持的情景:时戳资本、丹华资本、歌者资本、八维资本、Zipper基金会等机构及个人都联合投资了他。他相信他的这把刀能“制胜武林”。他的理由:FCoin这把刀有三大特点。一是,实时公开资产及交易数据;二是,全球首创“交易即挖矿”模式(即将超过一半的FCoin Token通过返还手续费的方式奖励给社区用户);三是,FT的持有者可分享交易所收入的80%,并拥有参与社区重大决策的权利。此外,FCoin还采用“推荐上币”和“申请上币”相结合的模式。提交上币申请后的3个工作日内将给出审核结果,通过后当即给出排期。他打出了所谓全透明的招数,他最终的目标是将交易所改造成token+blockchain的架构,践行通证经济。他引发了江湖“震荡”:在比特币跳崖下跌至6300美元以下的外部不利环境下,FCoin上线仅半个多月,交易量就迅速蹿升至交易所榜首,且其交易量约等于第二名和第七名总和,平台币FT起底暴涨60倍。他引发“众怒”。他开始被包围。他怒目圆睁。他一边继续我行我素,一边唾沫星子四溅般的抗辩着。交易所江湖的“高手”们,纷纷应战。你搞挖矿,我搞联盟。OKEX宣布联合100家交易所挖矿,而币安也毫不犹豫,直接宣布联合千家交易所来挖矿,将交易所挖矿大战再升一个量级!交易所大战,开打。补贴大战,血剑江湖,像极了互联网世界的用户补贴烧钱大战。世上本无新鲜事,江湖就是利益争。但,其实谁都明白:谁都不是真正的“高手”,谁都没有能力让自己成为“武林至尊”。所以,交易所大战就像互联网世界里的投射出的镜像一样:借助资本,补贴大战,血肉厮杀,干掉对手,成为活下来的那个——其逻辑和现实写照,逃不出互联网世界里的诸多原型,就像滴滴打车,美团外卖,等等。所以,张健握着他的那把刀,就像在赌桌上,开了一个“新局”——这个局撕裂了交易所的江湖,同时也开启了疯狂资本补贴大战的“风气”——谁比谁“狠”,开始写满了整个江湖。而昔日一直以“信用资产”为初衷和本质的江湖,也从而被走进了新的血雨腥风。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江湖拼争从背叛开始。背叛者,如张健。早在2013年张健就开始接触数字货币,他甚至还做了国内第一家区块链数据查询的网站——Qukuai.com。网站上线后不久就被火币收购,张健也因此进入了火币,开始领导整个火币的技术和产品团队。2016年,他离开火币,2018年,他独立门户打造FCoin这把刀。这把刀,搅动了江湖。(二)交易所的江湖,其实从没有过宁日。同是背叛者,独立门户;同是曾做过交易所CTO,并对阵老东家,除了张健,还有一人:赵长鹏。他也是一位江湖里的“革命者”。这位曾上过福布斯封面的人物,是交易所江湖里的“高高手”。他是币安CEO和比捷科技CEO,曾担任过彭博社技术总监;后创立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他不仅创始人,也是中国区总裁。赵长鹏还曾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出任CTO,管理过OKCoin的技术团队,并负责OKCoin的国际市场团队,迅速建立了OKCoin的国际影响力。2018年2月,福布斯发布了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Ripple创始人Chris Larsen 以75-80亿美元身家排名第一;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位列第三,身家估值11-20亿美元,为前十名中唯一的中国人。一时间,赵长鹏江湖威名赫赫。曾在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之间的交易平台OKCoin担任首席技术官不到一年时间的赵长鹏,独立创办了币安交易所平台。这个平台曾每秒140万次的交易能力吸引了600万用户,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如今,他和他的币安,受到了来自张健的挑战。他和他的币安,迎面直上。似乎刀客和刀客之间的较量,除了招数之外,还得凭借着一股气。更何况,赵长鹏还有币圈鼎鼎大名的”一姐“何一的加持。昔日的OKCoin”三剑客“就是徐明星,赵长鹏和何一,他们都是交易所江湖里”呼风唤雨“的人。如今,后两者“拧成一股绳”,影响力可见一斑。今年42岁的赵长鹏,给人的样子就是穿着黑色卫衣的样子,介乎扎克伯格和乔布斯之间。酷酷的,但又目光凌厉。按照福布斯报道的说法是,赵长鹏的唯一爱好是手机(他拥有3部手机)。他于2014年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全仓投入比特币。他也没有任何汽车、游艇或名表。在那些因加密货币发财的人之中,赵长鹏属于建设者阵营。与币圈里的很多“草根者”不同的是,赵长鹏出身于书香门第之家。他的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他的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上世纪80年代末,他们全家移民至加拿大温哥华。但这样的出身并没有人让他养尊处优,反而是勤奋有加。他从十几岁时候开始,就开始承担家庭开支,在麦当劳当过店员,也曾在加油站熬夜工作。福布斯的报道称,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之后,赵长鹏曾前往东京和纽约。他最初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了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随后又在彭博Tradebook开发期货交易软件。而27岁时,这名编程奇才就已经在不到2年内获得了3次晋升,负责管理位于新泽西、伦敦和东京的庞大团队。然而,这时他却变得不耐烦。2005年,他选择了辞职,搬到上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Fusion Systems。该公司为券商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他的人生转机,是从2013年这一年开始的。福布斯报道说,这一年,他从一名扑克牌友,也是风险投资人那里了解到了比特币。他开始涉足多个不同的加密货币项目。例如,他加入过加密货币钱包Blockchain.info的团队,成为团队的第三号成员。而在负责产品开发的8个月时间里,他与知名比特币布道者罗杰·维尔(Roger Ver)和本·里弗斯(Ben Reeves)走得很近。与张健一样,赵长鹏也曾搅动了整个交易所江湖。而他与OKEx闹出的不合传闻,也一时间成为江湖里的热闹事件。但面对张健的FCoin来袭,赵长鹏和他的币安迅速把枪口对准了张健和FCoin。6月20日,赵长鹏旗帜鲜明的表态质疑“交易挖矿”的看法,认为交易手续费分红模式不如币安的现有模式。他说:“这种币(FT)是个看谁先抛得快的游戏。行业自律也需要用户自律。不要以后赔钱了只责怪平台,想想自己现在的决定和选择,并自己负责。自己抛的慢了不要说别人没提醒过。”“一姐”紧随其后,21日凌晨,何一声援赵长鹏的微博中说道:“炒币有风险,至少要学会加减!暗指FCoin的分红模式并不高明!”。这一天,赵长鹏再次“加码”,认为FCoin“不但是变相ICO、而且是高价ICO”。两天之后的23日,何一在荣格财经当日头条文章《说说“平台币”这些事……新玩法好聪明!但是背后巨大风险有谁知?》直接留言称:“认同,看到了颓势所以指出;但指出反而被认为是恶龙才是最可悲的地方。”他们并没有逞口舌之勇。他们迅速做了行动。何一通过自己社交方式,释放出了这样的态度:“既然大家喜欢手续费返还,200%返怎么样?一家不够的,1000家好了;用户的需求是不同的,我们总要给不同的用户提供不同的选择。”联合1000家交易所,共同做手续费返还?!这无疑是一枚深度炸弹。江湖的血雨腥风,还有OKEx的参战:自行搞100家交易所!面对FCoin,曾经的OKEx的“三剑客”心照不宣地“共同御敌”。不同的是,赵长鹏和何一,依然是“心直口快”,毫不遮掩。非常值得玩味的是:2018年6月21日,下午15:55,FCoin创始人张健发了一条朋友圈,“我个人很欣赏赵长鹏和币安”,表示FCoin今日上线Binance币安的平台币BNB。江湖里,除了背叛,还有暧昧。如果说古龙笔下的秦歌是田思思心目中的大人物,那么,交易所江湖里,谁又能成为谁心目中的大人物?至少目前来看,交易所江湖里,还无秦歌,也无田思思。因为,秦歌挨了一百零八刀才江湖扬名立万,而田思思的脸红心跳也似乎无人能及。只不过,赵长鹏非常值得自豪和幸运的是,他始终有“一姐”何一的“护法”,无论是加盟OKEx,还是独立门户。江湖中人,有一“福将”足矣。(三)或许,与赵长鹏和张健相比,OKEx的徐明星,似乎屡遭流利之年。用户抗议、旧部叛逃、频发异常、皈依官门…曾经的农家叛逆者——同样具有“背叛精神”的徐明星,可谓一波多折。1985年这一年,徐明星出生于江苏省洪泽县黄集镇双涧村。他本科毕业于北京科技 大学,研究生中途退学中国人民大学。在雅虎中国短暂的工作后,徐明星结识了豆丁网的创始人林耀成。2007年,两人一起创业成立豆丁网并出任CTO,一直到2012年他从豆丁网退出。第二年,徐明星成立了Okcoin。徐明星的Okcoin同样取得了很多资本圈大佬们的“加持”。早在A轮时,投资机构就包括策源创投、曼图资本、创业工场等风险投资基金,以及其他天使投资人和顾问: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走秀网创始人黄劲、CSDN创始人蒋涛、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杨宁、Pre-Angel创始人王利杰、雷锋网创始人林军等名流。从当初的横空出世到与交易所“三国演义”(行业前三甲),徐明星可谓是英雄出少年的典型。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身边有诸多“将才”,其中就包括赵长鹏和何一。怎奈,三国如袁绍,人才离他而去,并自立门户。后来的CTO孙忠英(Tom sun)——这位曾供职于阿里巴巴的资深技术人士,也选择了离开。有区块链媒体报道说,2018年5月,徐明星参加了两场饭局,与李林喝了两次碰杯酒,一次在李书沸辞职前,一次在李入职火币后。5月14日,原OKEx 的CEO李书沸公开离职消息,21日随即宣布入职火币。3日后(24日晚),徐明星和李林再次出现于同一个饭局,在吴忌寒、陈伟星、玉红、徐小平等人的见证下,两人用高脚杯喝下了交杯酒。事实上,在李书沸公布加入火币消息的当天,陈伟星在朋友圈晒出了与李书沸兄弟的合影并称赞李职业善良,配文“李林应该感谢我,没截胡大家心目中的中环吴彦祖。”“被敌敌畏”的徐明星似乎没有盟友。按照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局长霍文学的说法是,希望徐明星与其做的交易所彻底了断。剪不断理还乱,徐明星真的能一了百了吗?尽管2018年2月,徐明星已经辞去OKEx CEO职位。但,江湖恩怨是非多,行业突变谁人知?这个江湖里,还没有“大人物”。(四)火币和李林,一声不吭。这不是刀客,亦不是剑客。是忍者神龟。(五)末了,田思思心目中的“大人物”,其实并不是秦歌。她抬起眼,凝视着他,眼波温柔如春水,轻轻道:“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大人物,在我心里,天下已没有比他更大的大人物。”他故意眨了眨眼睛:“这个人是谁?”田思思嫣然一笑,附在他耳旁,轻轻道:“就是你,你这个大头鬼。”他是杨凡。可交易所里的“杨凡”又是谁?“秦歌”又是谁?江山代有人才出,一波背叛一波潮。或许,“背叛”的“破坏性”亦是进步之力。交易所的江湖,不,准确的说,区块链的”江湖“,也正是百万反叛力量之源泉。这无关道德,这是博弈而进。因为背叛者,因为交易所已经风起云涌有数千家之众……一统江湖,三强争霸,战国七雄…所有的所有,都为时过早。坐看币圈风云再起,试问谁又能侠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