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事实上成千上万的项目中还没有更多区块项目落地,但我仍然对中本聪的创新推动变革的潜力感兴趣——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地作为催化剂降低核查和联网成本的潜力都值得追求,特别是它降低了经济租金和数据隐私成本,促进了经济包容。此外,共享区块链应用程序可能有助于在具有变化弹性的领域启动多方网络解决方案。即使是缺少雄心勃勃的形式,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还是已经推动了真正的变革,并可以继续这样做。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对现有企业和传统技术起到了创新的刺激作用。

那么这个领域是否会沿着幻灭的低谷反弹,诞生可行用例呢?以太坊和ConsenSys的创始人乔•鲁宾就是这么认为,他与吉米•宋就DApps未来的可行性进行了打赌,最终敲定了这一条款。吉米•宋对比特币作为数字稀缺价值存储的实用性仍然持乐观态度,但在区块链技术用于其他用途的可行性方面,他仍然绝对是一个极简主义者。

与菲亚特支付系统相比,本土代币将填补哪些具体的空白或痛点?

Gary Gensler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教授,麻省理工学院Fintech@CSAIL的联合主任,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数字货币计划的高级顾问。他曾任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财政部副部长,高盛公司合伙人。

最后一点——密码和封锁链技术作为变革的催化剂——可能无法满足最大化者的更高期望,但可能是中本聪最持久的早期贡献。这种新形式的私人资金及其基础的共享账本技术已经成为各国央行、大型金融机构和大型科技公司的催化剂。随着金融科技的创新,加密计划刺激在职者更新支付解决方案,并探索新的方法,以财务和多方数据库管理。

以市场估值衡量,加密货币经历了几次繁荣和萧条。2012年至2014年,Mt. Gox引领了繁荣与萧条。2017年至2018年ICO经历了繁荣与萧条。最近,代币化和Facebook Libra引领了2019年的繁荣和萧条。但我们不得不说,市场价值只是一种衡量标准,并不一定等同于新兴技术的潜在可行性。虽然预期已经减弱,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是否仍处于过高的预期呢?许多极简主义者会这么认为。纽约大学的经济学家努里埃尔·鲁比尼并不是唯一一个对加密货币经常表示怀疑的人。

附加分类账和多方共识提供了一种解决验证和联网成本的替代方案。

Gartner提出了一个框架来研究新兴技术的采用阶段和市场热情。尽管被一些人批评为不科学,但Gartner的“炒作周期”已经在流行文化中流行起来。 这不禁让我们开始思考,与过去的新兴技术相比,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在这一周期中可能处于什么位置呢?

采用依赖于解决用例的相对可行性和价值主张。

如何实现技术的广泛采用,以及用户界面如何实现?

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电子支付项目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FedNow服务实时支付项目都是在Facebook的Libra宣布后出现的。Facebook雄心勃勃地提出“建立一种新的全球货币,能够满足数十亿人的日常金融需求”,即使面对其带来的诸多政策挑战,也在推动变革。

如何解决多方之间的治理和集体行动?

这项技术成为变革催化剂的潜力是实实在在的。

技术的去中心化将如何有益于用例的经济性?

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已经演变成投机性资产类别。

不过,透过2019年的大胆宣传炒作、加密市场的起起落落以及数百个项目的离场,一些基本事实是显而易见的。

加密市场充斥着诈骗、欺诈、黑客和操纵。

对许多观察人士而言,问题仍然是,除了充当变革催化剂之外,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还有什么用途? 除了比特币提供稀缺的数字投机性价值存储,以及在数字交易、游戏和赌博领域的利基应用外,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新的私人货币形式,还有哪些应用是可持续的?区块链技术促进的共享多方账本系统实际会带来什么好处?

密码或区块链技术项目的实际采用取决于解决相对可行性和价值创造命题。最重要的是以下这几点:

中本聪,不管她(他)或者是他们是谁?但这人解开了支付之谜,实现了在互联网上安全地进行点对点交易,并且避开了双花攻击。

性能、隐私、安全、治理和监管的权衡是什么?

不管加密货币的生存能力如何,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数字货币时代。

包括传统技术和区块链技术在内的竞争对手在解决所谓的业务痛点方面究竟做了什么?

金钱只是一种社会和经济结构。

传统系统的不便利性如何通过P2P传输得到解决?